个税抵扣增进中产家庭收入、促进教育医疗及升级消费:《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点评
2018/10/22

10月20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个人所得税法规定的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和赡养老人等6项专项附加扣除给出了更为具体的规定。实行专项附加扣除是个税制度的又一里程碑,对增加居民收入、促进消费具有积极作用。

实行专项附加扣除是个税制度的又一里程碑。专项附加扣除将从纳税人综合所得应纳税所得额中扣除。“综合所得”包括了原来的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等4项劳动性所得。2016年贡献所得税7096亿元,占个税总额70%,按照近两年个税增速推算,2018年将达到1万亿元。2019年起对部分劳动性所得实行综合征税并设立专项附加扣除都是个人所得税制度上的重要举措。

个税专项附加扣除将在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和赡养老人等6个方面进行实行定额抵扣。采取“定额扣除”方式操作简便,避免过多增加行政成本,也限制寻租空间和不规范行为发生。六个项目定额附加扣除金额如下,其中首套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不能同时扣除,只能选择一项扣除。

子女教育:每个子女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

继续教育:学历教育每年4800元(每月400元),职业资格教育每年3600元。

大病医疗:个人负担医药费超过15000元部分每年60000元。

住房贷款利息: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

住房租金:直辖市、省会、计划单列市等每年14400元(每月1200元),100万以上人口城市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100万以下人口城市每年9600元(每月800元)。

赡养老人:每年24000元(每月2000元)。

有子女、赡养老人、住房支出、重大疾病等生活负担较重家庭可获得更多扣除。单个纳税人的税前扣除额取决于其家庭、婚姻、子女、住房、教育、健康等多方面因素。子女教育、住房支出扣除和家庭有关。较为典型两种情形是单身个人和有子女的家庭,后者通常能获得更多抵扣。

单身个人:较为可能的情形是,父母未满60岁,取决于是否接受继续教育和所在城市,可获得800至1600元的专项附加扣除。

有子女的家庭:较为可能的情形是,夫妻双方都有赡养老人,并且负担房贷利息支出,本人没有接受继续教育。如果有1个子女接受教育,夫妻双方人均可获得3000元专项附加扣除,如果有2个子女接受教育,夫妻双方人均可获得3500元专项附加扣除。

专项附加扣除相当于进一步提高起征点,将有更多纳税人不用缴纳个税。对于典型单身个人,住房支出可以获得800-1200元税前扣除,相当于起征点从5000提高到5800-6200元。对于有1个子女的典型家庭,夫妻双方各获得3000元税前扣除,相当于起征点从5000元提高到8000元。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包含五险一金在内)年平均工资74318元,折合月工资6193元。假定2018和2019年工资年均增长9%,2019年月平均工资将增长至7358元,扣除五险一金后5700元左右。对于平均工资水平的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无论单身还是有子女的家庭,2019年可以不必缴纳个税。

具体减税幅度取决于纳税人收入,总体而言,一二线城市家庭获益更多。

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水平的纳税人:2019年扣除五险一金后月工资5700元左右,不管是单身还是有1个子女的家庭,每年可减税250元左右。

北京、上海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水平的纳税人:2019年扣除五险一金后月工资1万元左右,如果是有1个子女家庭,人均每年减税1440元左右。

扣除五险一金后月工资3万的纳税人:有1个子女家庭,人均每年减税约7200元。

扣除五险一金后月工资6万的纳税人:有1个子女家庭,人均每年减税约1.1万元。

扣除五险一金后月工资10万的纳税人:有2个子女家庭,人均每年减税约1. 9万元。

个税抵扣将提高中产家庭可支配收入,对大病医疗、继续教育支出以及消费升级有促进作用,也为促进租赁市场长期发展提供制度催化。定额扣除的主要影响是收入效应,对一二线城市家庭减税最为明显,有利于这一群体所偏好的商品和服务消费。对于子女教育和首套住房贷款这样的刚性消费,定额抵扣意味着增加支出并不能获得额外抵扣。但是对大病医疗和继续教育等可选消费仍然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此外,对住房租金实行抵扣也有利于租房市场规范化发展。